集序

- 陳序 -
1963

 

陳荊鴻

 

        花朝讌集。值范君子登於酒家樓。且得讀其所為畫。凡山水。人物。花竹。魚鳥。靡不擅勝。與之語。溫溫彬彬。文采充乎其中而溢乎其外。問所從來。曰徐州。李巡有言。徐居淮海間。其氣寬舒。秉性安徐。今觀於君。益信山川靈秀之所孕育。有由然矣。日者。君將有南溟之行。裒其所作。付之剞劂。不以予鄙陋。屬為之序。予謂。君今猶當盛年。稽古之餘。以其暇時周覽四海名山大川。他日歸來。其必益晉於道。一新吾人耳目。可斷言也。君來寓香江十有餘年矣。沉潛閉戶。日寢饋古人丹青尺幅中。簡練揣摩。而於李龍眠。錢舜舉。禪月大師之作。尤能謹其法度。參其精緒。然後及於明季諸賢。若八大清湘之蒼茫筆墨。略形寫意。亦深得其神趣。揮亮落紙。規矩隨心。可謂臻於能事也矣。古來抱道之士。必為根柢之學。行遠自邇。登高自卑。未有率爾操觚。而能寬厚閎博巋然有成者。君稟嶔崎之姿。而一其志於藝。不與時俯仰。視世之淺薄浮誇。逆情干譽者為何如也。抑予讀蜷厂張翁所為譽君之言。更諗君為性情中人。周急而不自衒。於叔世為尤難。陸放翁云。遠聞佳士輒心許。予學殖荒落。詩文書畫一無所成。愧不足以彰君。則亦惟致其傾佩之私而已。歲癸卯春三月順德蘊廬陳荊鴻謹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