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子登著、范程麒嘉整理

 

一、中國畫與中國的文化傳統

中國畫不只是中國人畫的畫,而是涵帶中華優秀文化傳統,而又具有中華獨特的特色的畫。中國畫是經過長期熔鑄而仍充滿活力的,是其他民族所不能代替的畫。學這種畫,是要經前賢傳承傳統文化的啟導方向而發展的。

我們的學問不是生而致知,而是學而致知。中國畫也存在繼承和發揚的使命。先賢的成就,不是一蹴而成,而是千錘百煉,思行一致的結果,沒有傳承,便沒有傳統,便不完整。

要想把中國藝術推向世界,必須先把我們的文化推向世界。而且畫家應在文化殿堂中挖掘材料,充實自己,等自己準備好,成熟後,才走向世界。不成熟的果子是不能請人吃的,有失國體。

陳陳相因,搬前移後,去西方求學,引西風東來,對中國畫有所開展,但效果不大,對中國畫壇沒起到大的振奮作用,反使西風引來後,使中國青年崇尚西風,閉塞傳統文化,失落自己,失落方向。

創作不是憑空捏造,是由民俗文化藝術前賢走出來的路,在自己的路上培養自己的花。不能象拾荒者,不管好壞,精華與垃圾都往筐裏扔;也不是那種跑到鄰家搬點東西到自己家來充數。創作是靈思集慧的積累的產物。

文化不等於文明。文化是越陳越醇的酒,人而彌珍。發展俱有中華文化特色的文化藝術,發揚、進取、提升,與時俱進。文明則是人和物之和諧、功能的提升,是與時代並進的,是用明白的文字規限的結果。就像水,必須新鮮,否則使人不適,久了生病。

一個優秀的民族,必有她優秀而有生命力的傳統。以中國畫來說,歷代先賢無不首重創作。中華文化源遠流長,有我們自己的面目,延續到今天,仍充滿神聖熱力。我們要求進步、創新是對的,但必須以我中華深厚而博大的文化為紐帶,在藝術方面求進步、求發展、求創作,與時俱進。我們國家五千年文化積澱,博大精深,是我們的驕傲。傳統也就是我們文化的特色。

一個優秀民族的生命,是傳承和發展的共振,博覽廣思和智慧的結晶。沒有民族的優秀傳統是沒有生命的,沒有價值的。

一個優秀的民族,必然有她優秀的傳統。我們的祖先和前賢一生精華的成就,是我們學習的借鑒。

每一個民族都有她們優秀傳統的特色,我們中國自然也不例外。我們的優秀傳統,就是我們的特色。離開了傳統特色,這個民族就沒有了生命。所以我們要尊重我們自己的優秀的傳統特色,用我們的智慧去研究她。

中華文化源遠流長,千錘百煉,精益求精。長期積累而成的遺產,也是我們的生命,如果捨棄了傳統,也就是沒有了生命。

傳統文化是民族的根,發展藝術莫忘傳統文化。傳承民族文化,就是維繫中華民族的尊嚴。

 

二、畫史與中國畫的發展

索源中國文化七千八百年。由唐朝王維開始,把山水單獨成系列。五代時,董源、巨然、柳道士把山水畫達到了鼎峰的階段。之後元、明、清各朝都有名人輩出,每代都有大家人物。但每朝名畫家,都以前賢的傳統為紐帶,去創一個新作風,賦於時代的新精神。此精神是萬變不離其宗的,是圍繞我們的文化去發展的。如傳統山水畫法不外大披麻、小披麻、解索,或解索間披麻,董源、巨然、柳道士是此法之祖創者。明、清諸家,或增減為用,或宏揚一家,各依所本作畫。唯元四家之一的倪雲林則一反傳統,另立折帶皴法,自成一家,尚古凜然,有塵外之趣。又如清朝的山水和題字受明朝董其昌的影響很大。至民國張大千,溥濡,溥濡受王孫這個身份的約束,張大千則可以上、下五千年。所以必要有高深的修養、涵博的學識,精到的見知、深沉的體驗,融會貫通,墨與神會,所出的作品就是創新,也就是我們傳統文化的新精神,也是我們中華文化的發展方向,是中華文化傳承的生命。

 

三、審美觀

勿忘大我,沒有小我,墨與神會。

大我是指民族傳統。一個民族的文化,有傳承才有發展,才越見其偉大和受尊重。畫人應自覺地尊重自己的傳統文化,心手敏而筆墨神暢,延著我們優秀的傳統文化的紐帶,運用巧思靈悟,創造嶄新的文化精神。

小我是我們個人的內心境界。要想在書畫成就上達到一個高境界,文化的積累很重要。放棄私心雜念,打破地區約束,沖出流派框框,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,神暢筆墨,馳騁自如。忘掉自己,不看重自己的得失,才有中華潛在的精神,才能脫俗,才能有好的作品。

墨與神會:胸無雜念,神暢筆墨,借物抒懷,意在畫外,這才是高境界。多讀書、多看畫、多遊歷、多觀察,如龍游四海,鳳舞九天。古人評王羲之的書法,龍跳天門,虎臥鳳閣,動中有靜,靜中有動。是書畫追求的最高境界。

 

藝術藝熟。

藝是生活體驗,是人生經歷,是學養的積累,是靈悟的培育,是心智的開拓,是博覽廣識而產生的智慧,屬內在修為的根本。

術是筆墨妙用的技術,是組成畫面的一種方法和原則,是能使水運墨的方法,是筆墨巧妙的安排和運用。法則的開拓,屬於外在的修為。

偏重藝的修為而沒有術的配合,表達無力。偏重術的運用,則淪為畫匠。兩者都成熟了,才是立足創作之本。

兩者相輔相成,超脫的思維、成熟的筆墨運用,互為因果,才能產生妙變,才能產生成熟的作品,所謂藝熟而道生。道就是情與理因果的體驗,也是心靈的感覺。道是不斷的求索,是空靈境界,是人天合一的境界,收妙造自然之效。道是一種不斷求索、變與化的統一體,衍化無方。所謂道法自然,出於自然而超于自然,止於至善。藝熟而道生,巧妙運用,隨心所欲。藝術藝熟,才能創新。

 

一般畫家只注重畫象,而我則注重神韻、風格,借此傳達我的內心境界。

中國書畫是一門綜合性藝術。書法、印章、題跋都要互相配合,稍有粗疏,便不能稱為一幅好畫。

畫人要成家,必須要有建立一已的獨立的筆墨面目。

一幅作品的好壞,不是畫面的表像,而是畫家的文化修養,生活體驗和人生的豐富感知。

多讀書,多讀好畫,尤其是歷代大名家的作品,必能獲得啟發。他們的作品是從深厚的知識和人生體驗彙集而成,對後學的啟發必有可觀的收穫。

一張好畫不是只看繽紛的色彩。要多讀書、多看、多比較、多體驗,悟而化之。不只是看表面,而是要有深厚的文化底蘊,人生的體驗知見,才能上到一個境界。

中國畫寫生是成長的必需過程,不是目的。中國畫重意在畫外,借物抒寫懷抱。寫生只能當作觀察,是體察物象,為將來作畫的內涵作準備。一山一水、一樹一石,都可令人聯想。寫生就是藉觀察的物象,積聚在心中,用這種情和意去作畫。這才是我們的最終目的。

丘壑內蘊,中得心源,旁徵博采,會意變化,熔鑄筆墨,超然物象,才到自在境界。

 

四、課徒語

先學法。所謂法乎上者得乎中。選師尤為重要,領你進門的師,如識不廣,論調偏狹,都不足取。

初學一家之法,進則旁及各家。猶如初學認字,認得多了,自然能去組句、讀書、和理解書中的道理。字都認不全,如何組句、成文?

能掌握一定的法,再進而去讀歷代先賢作品,細細的看,就象讀書一樣逐句去理解、去分柝,如筆的輕重、轉折、濃淡,好好去掌握。

局部臨撫。局部掌握成熟,進而全部臨撫。

掌握了臨撫的技巧,多作背臨的功夫,這很重要。等於背誦好的文章,越多越好,對將來的提升,是很重要的。

多親近大自然。臨撫只是入門技術,多親近大自然,便能印證古人的作品。

試試寫生。中國畫本來不太重視寫生,那是西方的理念。我國畫人把觀看得很重要。觀得多了,思維會豐富起來,對創作是很重要的。

寫生只是一種手段,不可終身不變,到最後還是要中得心源。

 

五、學畫歌

學畫宜先學書法,握管存想是天機。

學書先要學作畫,鋪毫疾徐莫拘泥。

兩者通透存一心,悟得萬法歸一訣。

雲台放出新朝霞,脫盡凡胎自清奇。